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很很操,2019最新中文字字幕,电影力王,官神小说

影视文学
“好消息那自然是他还不知道你的恶行。“若叶瞪了坏笑的鹿六一眼,显然,这个所谓的好消息只是鹿六拿他开趣而已,这么劲爆的消息,自来也回来了,肯定立马知道,就算不知道,一些有心人,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他。”当——“一声清脆的剑鸣声,原本安静的人群立马就喧闹起来。”好刀,好刀啊。“人群传来赞美声,在阁楼上的鹿天拖着下巴,看着下面的人群,他左脸上有道半寸的刀疤,留着一戳小胡子,看起来有些凶狠。即便听到有人赞美,他依旧一脸严肃。外人都以为这道刀疤,是因为战争留下来的,但是若叶知道,这刀疤是鹿天自己割的,而且是犹豫了好久,才下的决心。当然,这是鹿六有次喝醉了,抖出来的的,不过不难想象鹿天为什么这么做,毕竟是做武器生意的,细皮嫩肉的,难免让人觉得不可靠。鉴定刀具,自然有弹剑一说,一个好的鉴定师,自然能根据声音,判断刀具的好坏,声音清脆低鸣,就证明剑身纯度高,锻造工艺均匀。所以弹剑,只是能鉴定刀具的质量,一把好的武器,并不是质量好就好。若叶寻眼望去,刚才弹剑的正是比较有名的鉴定师,宗次郎。宗次郎家是武道世家,对武器有很深的造诣,但是因为基因问题,家族成员无法产生查克拉。当初武士盛行的时候,宗次郎家也是名门望族,但是随着忍者的崛起,许多武士家族都没落了。宗次郎也不说话,只顾用笔在纸上书写自己的鉴定。专业人士,不喜欢浮夸的言辞。”刷刷刷——“一阵清爽的剑舞,剑光凌厉,轻吟的破空之声不觉入耳。鉴定武器中比较重的一环,就是练手,一个行家,武器在自己手上,耍几个招式,就知道武器的优劣。舞剑的名叫刀刀斋,是一个留着长胡须的光头,胡须末端还有红绳扎了起来,年纪也有些老了。早年他也是有名的武器锻造师,如今鹿天的锻造工厂里面,有不少师傅,就是他的徒弟。当然,若叶没有这个福气,在若叶进武器工厂学艺的时候,这老头就已经退役了。”好锋利的刀啊。“一群人拍着手,这些观众,大部分也是鉴定师,只是不怎么出名而已,这次,一来凑个热闹,二来,看看大师的手法,估计也是受益匪浅。二个武器大师,似乎都不是浮夸的人,鉴定完,就在纸上写着评语。一些人自然是凑过去,看一看大师的风采。若叶寻眼看去,这次鉴定的武器,都是太刀。太刀按长度,可以分为三类,一个是长刃,大概一米到一米四。一个是短刃,长约50到70厘米。第三类,就是三十厘米左右的,称为匕首。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,为什么七十厘米到一米之间没有了?其实若叶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武器工艺发展历史这么悠久,不打那个长度的刀,自然有他的道理吧。”社长,少爷请的鉴定师,大概没有——“吉野看到若叶,顿时像鹿天提醒道,毕竟他打心底就不喜欢若叶。吉野是鹿天的副手,深的鹿天的信任。”嗯。“鹿天扬起手,示意吉野不要在说下去。鹿天这个人比较务实,做事情只看结果,不看过程,也不认身份。”是,社长。“吉野点头,顿时对若叶更加有意见了。若叶自然不知道有人又在讨厌自己,不过,似乎木业的人大多数都讨厌他,就连这个鹿六,其实心里也是鄙视他的。若叶看到所有的武器,都是太刀的时候,心里有了某种猜测。没错,太刀的量产,就意味着,马上就会有比较大规模的上忍对战。如今五大国虽然摩擦不断,但是都是在周边小国家中暗暗较劲,各自扶植自己的实力,虽然有介入,但是并不是很大规模的,大多数战争,还是小国内部的派系在争斗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也逐渐有了胜负,但是小国之间的胜负,显然是不被大国承认的,所以,失败的一方决然不会甘心。一来会失去从小国家获取利益的权利,二来还会获得一个敌对自己的国家,这种情况自然是当权者不乐意看见的。为了挽回败局,自然投入更多的兵力,来扭转这个局面,说的简单直白一点,就是战争升级了。按照现世的说法就是公开武力介入。至于为什么看到太刀,若叶就能猜到会有大规模的上忍之战,那自然是因为经验。一般中忍和下忍,所用的都是苦无,手里剑,拳刃,只有少部分比较优秀的中忍,会配备长刃和短刃。反观上忍的武器配备,就可以看出,很多上忍都配备长刃和短刃。上忍的忍术和体术都比较高,投掷苦无,手里剑,并没有多少杀伤力,所以远程一轮解决敌人是不常有的事情,除非实力悬殊很大。一轮过后,多半就近身肉搏了,近身肉搏,苦无显然用起来就不太顺手,这时候太刀的杀伤力就显现出来了。”走吧,快点。”鹿六催到。“他是谁啊?”一些人看到若叶,询问到。显然,他们是认识鹿六这个公子哥的,被公子哥带着,是怎样厉害的人?他们自然充满猜测。“他啊,你真不知道?木业跑跑。”对忍者稍有了解的人,就能认识若叶,话说人要出名,除了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战功彪炳以外,逃跑似乎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。当然,逃跑也是一门艺术,战场可不是说跑就能跑的,怯战逃跑是要治罪坐牢的,如今若叶逃了这么多次,依旧没事,其实也就说明,他逃跑并不违法。宗次郎看到若叶,一脸的鄙视,他一直以名门自居,自然看不上若叶这样的人,倒是刀刀斋,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,没有倚老卖老的态势。“刀刀斋先生好。”若叶在武器厂待过,虽然那时候刀刀斋已经退役了,但是非要说起来,也算是刀刀斋的徒孙了。“嗯,年纪轻轻,不错。”刀刀斋虽然不耻若叶的人品,他虽然不在锻炼厂,但是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对锻造刀具兴趣不减,所以同为武器锻造者,看的是手艺,所以,他还是听过若叶的,在武器锻造这一方面,有些才华。当然,差不多五年没动过手了,锻造武器显然已经不行了,这门手艺可不能停,一停就会差很远。尤其是火候这个学问,基本上无法弄出一个流水。所以就算刀刀斋这样的大师,让他现在打一把极品武器出来,他也一时找不到感觉的。看到若叶给刀刀斋行礼,宗次郎也就昂着头,等待着若叶给他行礼,怎么的,他也是和刀刀斋一个级别的鉴定师。若叶鸟都不鸟宗次郎,直接走向武器陈列架。

Tags:很很操   2019最新中文字字幕   电影力王   官神小说

猜你喜欢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