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虚无的焦点,卢旺达饭店迅雷下载,僵尸艳谈,爱情故事短篇小说

影视文学
想到三里村的事情,王法又开始担心起来,他不知道系统又会发出什么任务。想任务任务就到,王法还没喂完八哥,脑袋里又“叮”的一声,任务来了!“任务:帮腾龙南街周裁缝家修理门板。完成时限:十二个时辰。”腾龙南街周裁缝?王法略一思索,就想起来正是昨天被自己劈了门板抄了铺子那家,今天要再去亲自帮他修理,王法怎么也接受不了。“想我堂堂青龙一霸,昨天刚劈了他家门板,今天再去帮他修?我在这青龙镇还怎么混下去?我不要面子的啊?”王法很是烦躁,不断的要求系统更换一个任务。系统的声音立刻变得古板起来:“任务一经发布不可更换,友情提示,小心雷击!”王法在心里将系统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,自从他知道系统只能发布任务,而且只能在自己完不成任务的时候才能惩罚自己,其他的事情根本管不了,王法也不再小心翼翼,直接大骂系统老贼不要臭脸。可是系统软硬不吃,对这些谩骂都无所谓,反而温柔的提醒道:“老夫让你不要作恶,你偏要劈了人家的门板,自己做的恶事自己去弥补,看你以后还行不行恶。”王法见系统油盐不进,已经将平生所有用于骂人的词汇说了一遍,已然有些累了,便将心一横,默念道:“好,老子就去帮他家修门板,又不会少一块肉,以后我还是想干嘛就干嘛,看你能如何阻止我!”友好的沟通完毕,王法又开始发愁,因为他知道这个系统发布的所有任务都必须要他亲手完成,所以这次他还是得亲自出面,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丢面子。不过相比较起来,那九十九道雷击惩罚更让他害怕,当即也不再奢望其他,让家丁通知住在不远处的楚惜玉过来,商议如何修理门板。每个月初的两天是上街收保护费的日子,这个时候楚惜玉鲁铁柱还有一众喽啰都要按时“上班”,此外,每月中旬头两天和下旬头两天都是王法办“公务”,小弟聚众“上班”的日子,其余日子则可以自由活动。今天就是休息日,除非有什么突发的事情,不然大家都可以自由活动,楚惜玉一早上起来就开始打扮,光是一个发髻就梳了半个时辰,还画了眉描了唇,腰间别着香囊,要是换上一身女装,简直就像个女人。今天楚惜玉准备出门办一件大事,这件事情在他心里魂牵梦绕一整夜,办不成他就茶饭不思,刚梳妆完毕准备出门,就被王法的家丁喊了去。老大的事情比天大,楚惜玉一接到通知,立马屁颠屁颠往王家大院赶去,好在两处相隔不远,很快就来到王家大厅。王法让侍从下去,组织一下语言,说道:“你去测量一下周裁缝家的门框尺寸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找人做出门板。”楚惜玉疑惑道:“周裁缝?门板?难道是昨天老三劈的那家裁缝铺?”“正是。”楚惜玉像看着怪物似的看着王法,惊奇道:“额,大哥,你这是要帮他家补门?”王法心虚的解释起来:“他们欠费,自然要劈他的门抄他的铺子,他把费用补齐了,那就有罪变无罪,我听说他家交的费用还是东拼西凑来的,这门板怕是短时间内没钱修补了,咱们做为青龙镇的守护者,怎么能看到治下百姓连个门板都没有?这要是造了贼,以后就更没有保护费收了啊!”王法说的大义凛然,可是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,更别提楚惜玉了,在他看来,这个老大怎么接二连三的做起好事,真是奇了怪哉。不过他也没有多问,老大发话自然要去执行,楚惜玉得了指示就告辞离去,开始丈量尺寸打造门板了。青龙镇内有好几家木匠铺,不过楚惜玉也是好面子的人,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打造这门板是给自己一伙人刚劈坏的周裁缝家,便从城北王家出发,去了城南量了尺寸,又跑去城西打造门板。这一来一回要耽误不少时间,再加上锯木刨板弹墨线等一系列操作很是费时,当他坐在牛车上拉着门板返回王家的时候,已是大中午。一早上天没亮就起来,打扮了一个多时辰,楚惜玉对自己的妆容很是满意,担心这上午弄花了妆容,走到哪都是端着身子,坐在牛车上也是挺直腰身,一个上午下来,腰背都有些酸痛。王法看到这一车门板,紧张的心情放松了大半,连忙招呼楚惜玉一起吃午饭。楚惜玉连连谢绝,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,打造这些门板耽误了这么久,早已急不可耐,揉了揉腰,转身便往门外走去。吃过午饭又睡了午觉,然后又一直捱到傍晚,王法这才让家丁赶着牛车,前往腾龙南街的裁缝铺,这个是时候路上行人稀少,自己不会被太多人看到,而且暮色不清,离的远些也不容易看清楚自己,并且天色没有完全暗下来,还能就着天光安装门板。一路上晃晃悠悠到达裁缝铺门口的时候,一路上大部分店铺都已经关门歇业,裁缝铺也是关了大门,只不过这门有些搞笑。几块破木板被顶在一起,像是打了补丁,中间的缺口用芦苇杆编成的帘子遮挡。这种不像门的门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,王法料定周裁缝今晚就住在铺子里看店,便让人上前敲门,哦,是拍芦苇杆帘子。轻巧的芦苇帘子看起来挺结实的,被家丁大力拍打,“撕拉”一声竟然扯成两半。周裁缝刚刚睡下,听到有人叫门就连忙起身,眼看自己辛苦制作的“芦苇门”就要遭了毒手,连布腰带都没来得及系,双手提着裤子跑了出来,边跑边说道:“别喊了,来啦!来啦!”芦苇帘子扯开一道大口子,这下也不用开门,周裁缝急忙顺着裂口钻出来,看到被扯坏的芦苇帘子,还有坐在牛车上的王法,心里咯噔一下,立刻哭丧着脸,不过他也是敢怒不敢言,站在一边提溜着裤子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法爷,您这是?”

Tags:虚无的焦点   卢旺达饭店迅雷下载   僵尸艳谈   爱情故事短篇小说

猜你喜欢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