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视频播放器,帅哥图片,蛋糕的图片,名流巨星小说

影视文学
“呵呵,这可是好东西。你看我们紫闺的姑娘们明眸皓齿,肤白似玉,都是多亏了这些呢。你吃了也有好处,吃了之后力强利举,数把小时精力旺盛都不成问题。这药可是云疆特有的,我们再见也是有缘,我赠你少许。”“年龄大了,接受无能,心意领了。”“别,看起来是有些难以接受,但我们也不是直接就吃虫子的呀,你在这暂住几日,等我炼好了赠你三枚!”凌易看她如此热烈,确实也盛情难却,加上确实要在这住上几日避避风头才好动身,便点头答应了。素缕看他点头,脸上也绽开了笑容,口哨一吹,凌易又看见那男人嘴里接二连三爬出了十几条大虫子,旁边几个蠕动的男人也开始惨叫起来。看着素缕满脸堆笑的表情,凌易也感到不寒而栗,当时就后悔自己同意收下这份大礼。“你且在这屋里睡吧,我回紫闺一趟。白天这儿有专人看守,门里有各式降头,你不用担心了。若是需要找几个紫闺的极品姑娘来聊天,来找我就好,我帮你安排!附近有我们的眼线,这几日你就不要把龙蛇鼎带出门了,等风头过了我告诉你。”我想找你。凌易心里这样想,脸上却没有表情地点了点头。素缕吹着口哨,走进了内屋,那堆虫子竟也蠕动着跟了过去。凌易刚想出门,忽然又想到什么,开口问道,“第三轮我在‘定’位并没有没出价,你还是叫了‘定出’?”“我也是接到了通知,这龙蛇鼎不卖价钱,只需在两轮三风后出给‘定’位就行。”内屋响起素缕的声音。凌易眉头紧锁。这次庙街之旅,疑点重重。他换了一套行装,从店里随意拿了个面具戴上,从后门走了出去。临近丑时,庙街还是热闹非凡。他走到那家鱼丸面的店铺,这才过去了几个小时,竟然已经拉起了警戒线。凌易心情十分复杂,约定好接头的人竟说出了自己大哥的名字,然后径直死在了自己面前。啊……凌易心里一紧,想到了一个让他害怕的可能性。凌易父亲的死亡,大概是在他七八岁的时候。但他自己却记不起父亲的任何样子,像没有那段记忆一样。大哥在时,他问过大哥有关父亲的信息,一向知无不言的大哥却支支吾吾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凌易曾经从紧闭的大门里听过母亲和大哥讨论过父亲的过去,语气惋惜,连母亲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,语气中甚至也带着几分惊惧。家里的其他长辈都不是很喜欢凌易,眼神里一直带着敌意。而每次家族聚会的结尾,都会有人说些让人不爱听的话,落到“管好小易”这句话上,搞得大哥和母亲与其他长辈们不欢而散,关系也一直很是疏远。凌易心里一直觉得父亲的死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,自己甚至可能是直接因素。特别是那些记忆,像被人藏起来了一样,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。此时,凌易又想到了大哥的话。他总觉得,真正的障碍在于自己,自己的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阻碍自己寻找答案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凌易忽然的幻灭感也愈来愈深,孤独与寂寞再次袭来。父爱,或许是人这一辈子最独特的经历,腼腆、含蓄,欲盖弥彰。这也是极少的能完全托付的,完全投入的情感,也是凌易此刻最渴望的东西。都市之大,危险重重;商场阴险,尔虞我诈,而如今他只能一人去应对了。鱼丸店被迫停业,凌易也是苦笑一声,这次算是连累了店家了。回到面具店中,天已蒙蒙亮了。外屋倒着的几个男人也不见了踪影,大概是被紫闺的人带到别的地方了。凌易看店里无人,桌上放着三颗白色的药丸。被素缕炼过的药丸卖相也终于有了长进,也没有那么狰狞了。他拿起其中一颗闻了闻,没什么味道,但还残留着一点点素缕身上的香味。如今,凌易也不再是那个意气用事的毛头小子了。这次为了任务他藏下了心里的,希望下次再见,二人还如从前。他打开柜子,龙蛇鼎庄严地立在柜子里,阳光让鼎身铺满了细微的阴影,充满了层次感。事到如今,他才得出空闲来,好好观察这龙蛇鼎。鼎耳是两个龙头,从风化发黑的漆水里大概猜得到,本来两眼应是朱红色的。两条巨龙虽然在鼎的两边,却面对着面,大有对峙之势。双龙之下百蛇缠绕,却并不杂乱,而是分别绕着两条龙身,也呈对峙之形。远看像是风云聚变一样,气势磅礴。不愧是必争之宝。而且这宝物,也不是表面上那等简单。凌易拿起鼎,准备离开此屋。虽然素缕十分热情,还邀请他在此暂住几天,但他此刻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她,此行让他觉得事情不像那么简单,真真假假的现实让他完全地脱离了自己的舒适区,他现在只想赶快把任务完成。凌易有种预感,时隔多年后,自己身前围绕的迷雾都会在最近被揭开,他的人生也会随之明朗起来。凌易提着龙蛇鼎装进木箱,走进了帐篷内屋。为了保护买家,每次拍卖前都会特设通道。凌易沿着通道走了很久,最后到了一个胡同口。凌易看四下无人,也不知自己现在的位置。所幸自己是现代人,拿出手机搜个定位就好,从来不会因为迷路就丧了命。他四下张望确定无人后,才拿着木箱向胡同外走去,背后却突然传来歌声。一字一顿,声音稚嫩,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儿。那声音就像从自己旁边唱出来的一样。凌易忙向左右看去,身旁却没有任何人。不一会儿,那唱歌的女孩儿却又哭了起来。地上的落叶尘土微微地旋转,像不知哪来的风在湖面吹起的阵阵涟漪。在如此漆黑的夜里,却有如此诡异的景象,若是平常人应该早已吓得哭了出来,而凌易不但眉都没皱,只是脸上带着不可思议,甚至还有些期待。因为,这个戏法,他很熟悉。“除!”凌易大喊一声。用特定的频率来让人短暂失神,这是中原旧时门派的小戏法。凌易对那些旧时门派的印象很浅,但是在大哥和母亲的故事中却听得了很多旧事,也见识了许多小把戏。小时候大哥经常用这招来戏弄他,都是玩玩乐乐,没什么杀伤力,常常被江湖术士、假僧假道用来装腔作势。他眼神看向四周,却不见人影。但这歌声很是熟悉,和记忆里大哥的调子十分相像。“大哥?”凌易狐疑地喊出了声。

Tags:视频播放器   帅哥图片   蛋糕的图片   名流巨星小说

猜你喜欢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